杏鑫开户

杏鑫开户

 卢冲把车开到大堂门口,向颜丹辰招招手:打不到车吧,我送你一程!

    那怎么好意思呢,颜丹辰说着客气话,却很干脆地一屁股坐在副驾驶座上。 ?文 ?

    卢冲问道:你宗哪里?

    颜丹辰有些心塞,白了卢冲一眼:我现在还是北电的学生,当然是宗学校宿舍了!大家是同班同学,你居然连这个都不记得,真是贵人事忙啊!

    卢冲虽然是北电的学生,还是大一的学生,却已经有好久没正儿八经上课了,他的地位极为然,学校根本拿他没办法,各种考试都当他参加过,给他满分,毕竟以卢冲在十七岁的单车以及爱情麻辣烫里面的表演,学校也没办法给零分。

    真不好意思,卢冲笑道:已经很久没有给你们打开水了,你现在还跟赵微一个宿舍?

    是啊,我们还真怀念军训那一段日子,那时候你天天给我们打水,颜丹辰叹了口气:一开始拍电影,你就很少回宿舍了,没有你带头,陈昆黄小鸣他们那帮懒虫,再也不肯帮我们打开水了,我们只好自己下去打水。

    卢冲笑道:你在咱们学校找个男朋友嘛,让你男朋友帮你打开水。

    颜丹辰扭脸仔细地看看卢冲,美眸闪过一丝黯然:当初军训的时候,你带着我早出晚归锻炼身体,给我按摩,给我化妆,让我越来越美,说实在的,当时心里面有想过,如果我是你女朋友该有多好,可惜你一直没有追求我的意思,我呢,不是没想过接受别人的追求,可遇到那些追求者,我总是不由自主地拿他们和你比,人比人气死人,他们连你一根头丝都不如,我当然不能接受他们了!

    卢冲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沉默了一会儿,真诚地说道:我不想骗你,我也对你动过心,可我控制不了自己的博爱,你也接受不了,我也不想伤害你,只能维持同学的友谊吧。

    两人推心置腹地聊开了,相视一笑,感觉有点疏远的关系又拉近了一点。

    雨越下越小,等到了北电门口,雨已经停了,颜丹辰刚要拉开车门出去,蓦然看到前面一辆宝马车,她停下来,望着卢冲,苦笑道:冲哥,最近有个男的,天天来找我,烦死了,我说不喜欢他了,他还每天过来在门口等我,该怎么办呢?

    北电门口每天傍晚都会停了不少豪车,总会有一些女生打扮得花枝招展的被那些车接走,这些女生大部分都放弃了成为明星的打算,只想嫁入豪门或者成为有钱人的小三。

    在这些豪车里面,有辆崭新的阿斯顿马丁,车里坐着一个年轻男子,二十出头的年纪,西装革履的,打扮得挺帅,长相却有几分奇特,眉毛有点吊梢,眼睛耷拉着,脸型很长,嘴角往下,整体看起来,好像一头带着嘲讽脸的驴子。

    此时此刻,这个家伙正在对着镜子抹着胶,头往后面梳,想把头弄得像赌神那样溜光水滑,副驾驶座上有一大束玫瑰花。

    卢冲眼里闪过一抹寒光,看来这货的父亲入京就职了,这货也跟着来到京城了。

    他漫不经心地问颜丹辰:这人叫什么名字,是干什么的?

    颜丹辰一脸嫌弃地说道:他叫鲁布衣,他说他爸爸是做生意的。

    卢冲心道,这个混蛋当年撞死了人,现在倒懂得低调了,他爸爸可是二品大员,却被他说成了做生意的,而且他还改名了,一个官二代叫做布衣,也太违和了吧,不过,卢冲知道,这不是那货的假名,那货真的改名叫做鲁布衣。

    三年前,也就是1994年,卢冲跟着爸爸妈妈出去旅游,遇到酒醉飙车的鲁布衣,爸爸妈妈用他们的身体护住卢冲,卢冲安然无恙,爸爸妈妈却倒在血泊里,再也没有醒过来!

    当时鲁布衣肇事后逃之夭夭,卢冲嘘纪又能做些什么,只得寄希望那些亲戚能帮他找到肇事者,却没想到,那些亲戚被鲁布衣的父亲一番威逼利诱,全都昧了良心,回来告诉卢冲找不到肇事者!当时卢冲只能疡相信那些亲戚。

    那一世,因父母双亡,卢冲饱受亲戚的冷遇欺凌,久而久之养成自闭自卑孤僻的性格,影响了他一生,而且因为父母是为了护自己而死,卢冲一直不能原谅自己,一直用悲观消极的态度过日子,这一切都让他的事业感情全都失败至极,活的生不如死!

    这一切的罪魁祸就是酗酒飙车的衙内鲁布衣!

    那一世,一直到2o15年,卢冲才在一次偶然的机会认识了鲁布衣,并从他的酒话里得知当年的真相,卢冲不动声色旁敲侧击得到鲁布衣其他犯罪事实,向有关部门举报,从而报了父母的血海深仇!

    这一世,卢冲不想再像那一世一直到2o15年才报了仇,重生后,他一直想要报了这血海深仇,却现,自从鲁布衣醉驾撞死了卢冲父母后,就被他父亲严格管控起来,一直没有抛头露面,卢冲一直没有找到机会报仇。

    现在,鲁布衣随着他父亲进京了,那件事情已经过去了三年,鲁布衣一直没有飙车了,他父亲也就放松了对他的管制,这孙子又出来祸害人了!

    想起父母的惨死,想到自己上一世生不如死的生活,卢冲恨不得马上冲上去杀了鲁布衣!

    如果换做一年前,还没有重生过来的时候,卢冲肯定毫不犹豫上去就是一刀!

    以鲁布衣父亲现在的权势,如果卢冲杀了鲁布衣,等待卢冲的下巢只有一个,因故意杀人罪而被逮捕起来,执行死刑,一命换一命!

    现在,卢冲非常清楚,自己已经不是上一世那个人微言轻毫无价值的小人物,现在自己不仅只是娱乐圈的明星了,而且注定是会深刻地影响着全世界的娱乐科技金融领域的关键人物,是要上时代周刊的大人物,而鲁布衣呢,就是一个靠着父亲权势混日子的垃圾,灭了他这样一个垃圾的贱命,要搭上自己宝贵无数倍的生命,怎么算,都不合算!

    而且,卢冲现在已经不是孤家寡人一个,他不但是很多美女的老公和未来老公,还是两个孩子的爸爸,为了老婆们和孩子们考虑,他不得不慎重行事!

    这仇,一定要报,却不能鲁莽冲动地报,要合理合法又安全没有后患地报!

    想起之前跟甄建华的冲突,卢冲瞬间想到了,只有把鲁布衣的父亲弄得丢官罢职树倒猢狲散,才能真正安全无顾虑地报复鲁布衣。

    现在的问题就是,如何能近距离接触鲁布衣的父亲。

    鲁布衣刚抹完胶,猛然看到,颜丹辰坐在一个男人的奔驰车里,他顿时勃然大怒,老子蹲守了好多天没有得到的小白兔,却被别人捷足先登了!

    这一刻,鲁布衣忘了他父亲的教诲,打开车门,走到卢冲的车前,啪地拍拍车顶:杏,你给我出来!

    卢冲嚷墨镜,冲鲁布衣笑道:有事吗?

    鲁布衣刚随父亲入京,并不了解卢冲的背景,只认出卢冲是春晚上脚踢八个鬼子的猛人,虽然他觉得以他父亲的权势,弄死卢冲如同捏死一条蚂蚁,但光棍不吃眼前亏,他现在打不过卢冲,就不敢过分嚣张去惹卢冲,语气便软了下去:卢冲,你是颜丹辰的男朋友吗?

    卢冲微微一笑:我仅仅只是她老板,刚在公司谈过一部电影,送她回学校。

    鲁布衣那拉长的驴脸顿时松弛下来:那样就好。

    他从阿斯顿马讹拿出一大束玫瑰花,递给颜丹辰:丹晨,愿你永远像玫瑰花一样娇艳美丽!

    颜丹辰脸色一沉:玫瑰花就算没有从枝头上剪下了,过了花期,也会凋谢,更别说被剪下来了,一天不到,就凋零了,你是在诅咒我吗?

    这话噎得鲁布衣说不出话来,看来这孙子确实很爱颜丹辰,根本不敢在颜丹辰面前显露他纨绔的习气。

    卢冲为了达成自己杀人不见血的目的,连忙打圆场:丹晨,人家就算说错了话,但一腔深情,不可辜负啊,你就收下来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