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鑫开户

杏鑫开户

卢冲又看了一下属性界面上自己其他的属性:

    【颜值】:95。

    【演技】:94。

    【歌技】:92。

    【舞技】:88。

    【嗓音】:90。

    【战力】:94。

    【精力】:96。

    【幸力】:40。

    ……还有一大堆各种专业能力,一般都没超过90。

    卢冲想要把自己的各项属性加满,却惊诧地发现,现在这个手机系统经过5次升级后,1个属性点居然要用1千万人气值来兑换!

    记得刚开始,100个人气值就能兑换1个属性值了,现在升级了5次,1个属性值居然要用1千万人气值来换,如果再升级一次,岂不是要用1亿人气值来换一个属性值了!

    卢冲二话不说,花了6亿人气值,把【幸力】提升到100,这是什么意思呢,就是某方面的能力持久到能把一百个女人带到快乐巅峰,俗称夜御百女。

    实际上,卢冲目前40的幸力都用不完,更别提100了。

    不过,以他现在收女的速度,未来一二十年时间里,没准他的女人多到完全无法满足的地步,会遇到幸力的门槛,到那个时候,不知道这鬼系统会升级到什么地步,万一升到要100亿人气值才能兑换出1点幸力,他该怎么办呢,干脆现在就把幸力弄到满分,以他的高眼光,未来的女人估计连四十个都弄不齐吧,再刨除那些处于生理期的女人,100分的幸力完全够用了。

    他算了一下,如果把其他所有的属性值、能力值都加到100分,剩下的13亿人气值就不够了,他就把所有的都加到95分,还剩下5亿人气值留待备用。

    可笑的是,他【幸力】加满了,今晚却没有女人可以临幸。

    下了节目,他还不能走,还必须再等一个多小时,等到那个合唱《难忘今宵》完了以后,才能回家。

    在等待的时刻,他首先给爷爷打了拜年电话:“爷爷,新年快乐,你看我的节目了吗?”

    爷爷很高兴:“看了,你歌唱得好,打得更好,扬我国威,很有爷爷当年的风范!爷爷很欣慰啊!哎,你小姑、小姑父、二姑、二姑夫……在我身边,他们想跟你说话。”

    卢冲才懒得跟那些亲戚废话,便道:“爷爷,你替我向他们说新年快乐,我还有事,先挂了!”

    爷爷望着嘟嘟响的电话,瞪了那些亲戚们一眼:“你们以前要是对小冲好一点,小冲何至于对你们这样!”

    那些亲戚们全都一脸尴尬和懊悔。

    卢冲又给秦保国夫妇打去拜年电话:“爸,妈,新年快乐,你们喜欢我的节目吗,喜欢啊,那我就放心了,现在太晚了,我就不过去了,你们早点休息吧,我明天早上再过去给你们拜年。”

    随后他又给齐浩天秦亚楠夫妇和外甥女齐萌萌打去电话:“姐夫,姐,萌萌,新年快乐……”

    随后,他又给企鹅、网易、华星娱乐各个高管打去电话拜年,又给华星娱乐旗下各个艺人打去电话拜年。

    本来应该是他们给卢冲打去电话,但今年情况特殊,他们怕影响卢冲的节目演出,就不好打过来,卢冲干脆就打给他们。

    他们接到卢冲的拜年电话,全都受宠若惊,心生暖意。

    卢冲刚才是给华星娱乐的男艺人们和那些跟他没有那种关系的女艺人打电话拜年,准备最后再给他那些女朋友们拜年。

    刚给远在鹏城的曾莉、俞飞泓打了电话,《难忘今宵》的节目就要开始了,卢冲只好关了手机,走上台,跟所有演员一起唱:“难忘今宵,难忘今宵,无论天涯与海角,神州万里同怀抱,共祝愿,祖国好,祖国好……”

    《难忘今宵》完毕后,卢冲本来想接马岚到他家里住,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他不好说,便发了短信。

    马岚回了短信说,她现在还是余含泪的老婆,还得帮余含泪料理事情,等他们回到魔都正式离婚后,她才方便和卢冲双宿双飞。

    本来,卢冲真的无意去破坏这段郎才女貌的婚姻,可余含泪做的事情跟他大师的身份太不相符了,一再挑衅卢冲,卢冲又是个鲁莽冲动的家伙,一气之下,就睡了他老婆,余含泪想来害卢冲,反被卢冲将计就计,让他自食恶果。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真的不是卢冲的错!完全是余含泪咎由自取!

    卢冲很无奈,只得同意让马岚去料理余含泪的后事,说是后事,原因很简单,余含泪虽然没死,可是以现在的情况,生不如死。

    卢冲孤身一人,走向停车场。

    本来严青要派人过来接他,卢冲不同意,不能让别人抛开一家老小团圆过来接他一个人,于是,他一个人开车回家。

    他刚走几步,有个人叫住他:“冲哥,您能送我一程吗?”

    卢冲扭头一看,是袁梨,今年春晚,她跟王岗、尹相杰、孙悦、王静、佟铁鑫、王新军一起演了一个微型音乐剧《天长地久》。

    这个时候,她没有什么名气,不过过不了多久,她会跟陆翊一起演《永不瞑目》,凭借对剧中欧阳兰兰一角的成功塑造,使她获得第18届中国电视“金鹰奖”最佳女配角奖,后来的《铁嘴铜牙纪晓岚》里的杜小月更是让她家喻户晓。

    对袁梨,卢冲的态度很复杂,一方面袁梨在公益方面的奉献,让他心生敬佩,不管她是不是作秀,但人家毕竟一直在做,另外一方面,她的择偶,一直让卢冲心生反感。

    袁梨现在的男友名叫徐卫,是香江富商,从事金融基金,那一世,徐卫在2003年跟袁梨分手后娶了乒乓女王张一宁,袁梨后来在2011年嫁给了金发碧眼的加拿大人林博文。

    卢冲是典型的华夏男人,非常反感那些嫁给外国男人特别是嫁给欧美白人的华夏女人,袁梨后来的选择就让他极为不认同。

    卢冲现在高唱《中国人》,看上去很认同宝岛和香江人,实际上,他只喜欢宝岛和香江女人,他骨子里是典型内地男人思维,对那些来内地竞争美女资源的香江、宝岛男人没有任何好感,就像他从来都不喜欢那一世杨蜜的老公刘楷威、高媛媛的老公赵游艇,所以他对袁梨现在的男朋友徐卫也是有潜在的敌意。

    再者,卢冲跟徐卫有限的接触中,对这个人也没法产生任何好感。

    徐卫不但是金融圈的人物,在文艺圈也有人脉,他认识赵宝刚等人,袁梨这些年的大戏,包括这次春晚演出,都是徐卫出面张罗到的,当袁梨彩排的时候,徐卫还来央视后台探过班,他表面上非常温文尔雅,待人非常礼貌,但卢冲一眼就看得出,徐卫跟大部分香江人一样,骨子里很看不起内地人,跟他们以前的主子阴国人一样,礼貌中透露着无比的傲慢。

    十天前,卢冲和袁梨在彩排时碰面,袁梨自我介绍后,介绍徐卫跟卢冲认识。

    当时卢冲满面笑容,还主动伸出手,要跟徐卫握手。

    徐卫一反常态,冷冷地瞥了卢冲一眼,鼻子哼了一声,根本没有伸手,一副非常看不起卢冲的样子。

    当时,现场有几十个彩排的演员,全都惊讶地看着这一幕。

    卢冲尴尬地缩回手,心里升起无边的狂怒。

    后来,卢冲才知道,徐卫跟王硕、赵宝刚他们是好友,知道卢冲打王硕的事情,对卢冲很反感,另外呢,徐卫估计是觉得他作为一个香江人,卢冲根本奈何不得他,所以才敢那样无礼。

    当时卢冲一直忙着调整唱法,没时间去对付徐卫,后来干脆就忘了,现在看到袁梨,就又想起徐卫当时的无礼嘴脸。

    卢冲上下打量了一下袁梨。

    此时的袁梨,二十四岁,最青春的时光,颜值处于巅峰时期,圆圆的脸蛋,脸蛋满满的胶原蛋白,漂亮的大眼睛,皮肤白皙透亮,齐耳短发,显得很俏丽,纵然穿着黑色大衣,也能从挺翘的曲线看出她的丰满,简而单之,这个时刻的袁梨,绝对是尤物一枚。

    一想到,这样一个尤物的美妙青春葬送在一个香江老男人手里,风韵犹存的时候又栽在一个加拿大洋人手里,卢冲那典型的内地男人思维起了主导,就觉得心里有点堵。

    他淡淡地问道:“你男朋友呢?”

    “他在香江陪父母。”袁梨的神情有些不自然。

    卢冲淡淡一笑,那个徐卫现年三十六岁,恐怕已经结婚了,他现在香江陪的不只是父母吧,还有老婆孩子吧,袁梨现在的处境跟内地很多美女一样,成了宝岛、香江富商的小三,卢冲更加有些为袁梨不值。

    “你家在哪里呢?”卢冲径直带着袁梨,走向他的奔驰车。

    “我老家在临安,”袁梨跟着他,走向苦笑道:“我自己一个人在北平租房。”

    她把她租房的地址说了一下,卢冲有点为难,不太顺路,他想让她自己打车,却看那一大堆演员都在排队打车,看袁梨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的样子,心里不免产生些许怜香惜玉之情,便道:“上车吧。”

    袁梨坐在副驾驶座上,因卢冲打开了空调,车里温度升起来,她便脱去大衣,上身一件薄薄的羊毛衫,安全带从她事业线中间穿过去,这样一勒,衬托出她的身材,实在是太魔鬼了!

    袁梨顺着卢冲的眼神看了看自己的上围,莞尔一笑:“我的身材还不错吧!不比马岚的差吧!”

    卢冲眉毛一挑,惊问道:“你什么意思?”(未完待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