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鑫开户

杏鑫开户

不得不说,现在二十五岁的宁净,比二十年后在《花儿与少年》、《偶像来了》里的宁净,纤瘦不少,脸蛋精致得多,皮肤晶莹剔透得多,当她眼含泪花,幽怨地望着卢冲,卢冲真有点心软。

    卢冲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宁净更加幽怨,愤愤然,想要离开。

    万万没想到,高媛媛上前抓着她的手:“静姐,你也算是冲哥的女朋友啊!我们是好姐妹啊!”

    宁净惊讶地望着高媛媛:“你说什么?”

    高媛媛关上门,冲宁净甜甜一笑:“冲哥有很多女朋友啊,曾莉、章紫衣、刘倍、徐净蕾、俞飞泓、贾静文都是冲哥的女朋友。”

    宁净彻底懵了,她看起来很豪放,实际上,现在二十五岁也才交过两个男朋友,每次都是专一的,从来没有脚踩两只船过,却万万没想到,遇到最让她动心的男人却是个脚踩连锁战船的花花公子,她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卢冲知道,这种事情让一般女人很难接受,他不想勉强宁净,便道:“媛媛,算了,别勉强她。”

    高媛媛便松开手,遗憾地看着宁净,在半年多的相处,高媛媛已经克服了一般女人眼睛不揉沙子的忠诚渴求感,她看得出卢冲绝非一般男人,不能以一般男人的标准去要求他,也许女人越多,他的事业成就越高,就像当年的成吉思汗,可惜宁净是享受不了这么好的男人了。

    卢冲以为,按照宁净的爆裂脾气,肯定二话不说,扭头就走,从此老死不相往来。

    却万万没想到,宁净握紧粉拳,咚咚打在他的胸膛上。

    卢冲吃了一惊:“你为什么要打我?”

    宁净幽怨地瞪着卢冲:“谁让你始乱终弃的!我为了你,跟我前男友彻底分手了,我被你那个过,以后又有哪个男人能满足我,你不要我了,是不是想让我去死啊!”

    “呃,”卢冲真没想到这一层,以他近乎于作弊的幸能力,没有男人能够跟他相提并论,他把女人对于快乐巅峰的感觉提升到人生的极限,在他之后,女人看其他男人都索然无味,纵然卢冲放手,让她们走,她们又如何能忘掉卢冲带给她们近乎人类极限的快乐感觉。

    宁净低头想了一下,马上想通了,大眼睛火辣辣地瞪着卢冲:“你不就是担心我接受不了你有那么多女朋友吗,你放心,我能接受得了,只要我有需求的时候,你能出现并且能满足我,我还管你有没有其他女人。更何况,你的眼光还不错,没有那种远不如我的女人,跟她们并列,并不辱没我。”

    “这个完全没问题,”卢冲伸手摸着宁净丰满的娇躯:“昨天晚上我还不过瘾,要不咱们再来。”

    宁静吓了一大跳,连忙后退几步:“你个妖孽,太厉害啊,我那里现在还火烧火燎的,疼的不行,我要回去休息休息!让媛媛妹子陪你吧!”

    本来以为会天翻地覆的,没想到这么快就平静了。

    卢冲有时候禁不住地想,为什么自己的女人们之间不会出现撕破脸抓头发一片狼藉的样子呢,转念一想,和平相处不是更好吗。

    当然,能够这么和平相处,归根结底,卢冲能够把她们都摆平,能够雨露均沾,那些皇帝的女人们整天吵吵闹闹搞什么甄嬛传芈月传的,有个根本原因,皇帝不能雨露均沾,如果女人都被征服得软绵绵的,被滋润得溜光水滑的,自然会心平气和,自然不会有那么多暴虐情绪,自然不会那么杀气腾腾的自相残杀。

    除此之外,还有点利益纷争的缘由,不过,这些女人都渐渐熟悉卢冲的脾气,表面上看起来比谁都温和,但看中的事情,要做的事情,没有谁能动摇他的意志,他安排谁来演,就是谁来演,除非对方驾驭不了角色,否则她们无法取代,不是靠枕头风和床上功夫都能独宠的,毕竟没有任何一个女人能满足卢冲的。

    卢冲笑眯眯地看着高媛媛。

    高媛媛害羞地低下头,继而低声说道:“现在是白天,白天那个不太好吧。”

    卢冲忍不住噗嗤笑了:“你想多了,我如果想要你,怎么也会在北平,在你十八岁生日过后了。”

    高媛媛低声道:“我的生日是10月5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