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鑫首页

杏鑫首页

卢冲又叮嘱道:“那个台大音乐系你就别去考了,它教授的东西跟你的音乐理念会有很大冲突,你还是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你的音乐,不用跟随主流音乐,只用跟随你的内心。”

    周董感到卢冲的每句话都说到他的心里,不住地点头。

    卢冲想起周董那一世的黄金搭档,笑道:“对了,台北有个人作词很吊的,他叫方纹山,你找到他,跟他尝试一起合作,你作曲,他写词,我相信,你们会成为黄金搭档的。”

    当他听到方纹山的名字,震惊地看着卢冲:“您好像不是宝岛人吧,您是内地过来的,怎么知道方纹山的呢?”

    卢冲低声道:“我有很特殊的信息渠道,了解你们宝岛很多情况,不过,你放心,我只会把这个用在娱乐上,只会用于观察每个有潜质的年轻人,不会用在其他地方。”

    周董感到有些紧张,再次问了一遍:“您真是单纯的音乐人?”

    卢冲笑道:“你放心,我是电影人,同时是音乐人,是电视人,也是综艺人,也会玩金融,玩科技,但我不玩政治。”

    “那我就放心了!”周董也想清楚了,不管卢冲是什么来头,他赏识自己,他是自己的知己,士为知己者死,周董虽然不是什么士,却也有一腔感恩的心。

    过了一会儿,王景华的传真协议过来了。

    卢冲看了一下,很全面,便递给周董:“杰伦,你看看,要是没有什么异议的话,就签了吧!”

    周董看了看,无奈地笑道:“我看不太懂简体字。”

    卢冲便逐字逐句地给他念,给他解释。

    这是代理合同,法律条文的东西很拗口,比较难以理解,周董听完,也不太明白,但他相信卢冲不会骗他的,而且他现在也没什么好骗的,便爽快地签了字。

    卢冲看着代理合同,心里乐开了花,又得到一个大大的摇钱树。

    最后,卢冲给周董叮嘱道:“这段时间,你和方纹山好好地写歌练歌,到时候我把你介绍给滚石唱片,你的唱片约就签在滚石吧。”

    滚石啊,那可是宝岛最大的唱片公司,里面好多大牌,周董难以置信地问:“我没听错吧,您要把我介绍给滚石?”

    卢冲苦笑道:“介绍没问题,唯一的问题是,怕他们接受不了你的风格,如果他们不接受,还有很多唱片公司,实在不行,我就把我的华星唱片设一个分部在宝岛,专门签下你和方纹山。”

    周董兴高采烈地走了,他丢掉了酒店服务生的工作,径直去找方纹山,台北音乐圈子不大,他听过方纹山的名字,很好找。

    这个时候的方纹山,只有私立职高学历,做过纺织厂机械维修工、百货物流送货司机,前几个月还在做安装防盗系统的工人,每天头顶安全帽,手拎电钻,在尘土瓦砾中汗流浃背地工作,在工作间隙写词。

    不久前,他辞掉工作,来台北寻找机会,他把打好字装订成册的一百多首歌词邮寄到各大唱片公司后,接下来的日子在等待、猜测、焦虑、心急、否定中过去,好几个月都是石沉大海杳无音讯,他正准备回头找重新做原来保全防盗维护系统专业技术安装工程师的工作,被周董找到了,黄金搭档开始合作,他们像一场飓风,将要把宝岛乃至整个华语音乐吹得七零八落。

    卢冲送走了周董,按捺不住的兴奋,嘴里哼着小曲:“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为什么流浪,流浪远方流浪,为了天空飞翔的小鸟,为了山间轻流的小溪,为了宽阔的草原,流浪远方流浪,还有还有,为了梦中的摇钱树摇钱树!”



相关文章